疯狂学区房:50平挂580万,房主堵车涨到600万,最后620万成交

每日经济新闻    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 2021-03-17 14:53
86

“中介告诉我每平方米涨了2万元,现在是12万元/平方米。”

“有些地方的房子,只要能签,几乎秒杀,但凡新上房源,看房客户在门口聚集堪比结婚接新娘。中介跟我说,无论是什么房子,无论价格多高,只要能签约就已经有客户了。”

自今年1月初决定购买学区房以来,叶芝每天手里拿得最多的便是中介们给她打印出来的房源信息。“历史成交价和一些好的房源都看不到了,只能靠各种沟通各种问,还蛮累的。”

而此前那次失败的抢房经历让她备受打击,“希望价格能更趋于稳定,买卖双方能以平常心态进行选择和交易”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近日调查发现,开年以来,北京的学区房市场呈现出房源少、价格高、客户多的特点。有经纪人表示,节后他已成交了五六套学区房,多位于海淀万柳、西城德胜等大热区域。

7467460686991202304.png

某平台挂出的一套1950年建的房源

为了给学区房降温,近段时间,北京市住建委数次发文,表示将坚决遏制、精准打击,严格执行多校划片、派位入学政策,并把“借学区房等炒作房价”列为今年九大重点工作之一;主管部门也对楼市热点区域的成交案例进行了普遍排查,西城金融街、德胜,海淀万柳、中关村等热点学区成交案例是核查重点。

房主“堵在路上”加价40万元

春节前的一晚,一直联系的经纪人给叶芝发来了一条新上架房源的信息——海淀区某重点小学学区房,面积约50平方米,售价580万元。

叶芝很心动,经纪人也对该套房源进行了系统报备。根据叶芝的描述,她排在系统第三位,也就是与房主进行谈价的第三家客户。而当晚在该房源报备的意向客户已经达到了10家。同时,双方约定第二天上午在中介公司按照报备顺序与房主进行价格商谈。

不过,提前来到小区看房的叶芝和家人,却被经纪人告知“房主昨晚通知我们加价20万元,也就是600万元”。

约定商谈的时间到了,经纪人和系统里报备的几家意向客户也到场了,唯独房主没有出现。大家得到的说法是——“房主堵在路上了”。

半小时过去了,房主还是没有出现,经纪人通知大家,“房主又要再加价20万元”。也就是说,这套580万元的房子,在叶芝没有见到房主本人及商谈的情况下,一夜之间已经涨了40万元至620万元,单价已经超过12万元/平方米。

犹豫再三,叶芝选则了退出。据她了解,一位今年就有幼升小需求的家长最终以620万元拿下了这套房。

叶芝说,他们是从今年1月中旬开始看学区房的,由于目标不是顶级学区,所以也就排除了西城德胜、金融街等区域。“但是问题很多啊,老旧板楼不是底层就是顶层,带电梯的房源也是些有点问题的户型,优质房源真的很少,一出来就易受到抢购,所以我们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房子。”

这期间,叶芝也感受到了北京学区房价格出现的上涨态势。据《财经》此前报道,去年11月至今,海淀学区房价格普遍上涨,涨幅约20%。

“一天看三四套房,没有特别满意的”,而提高预算似乎也迫在眉睫。

这是今年以来很多预购学区房的家长群体的缩影,对这些焦虑的家长来说,学区房是一种信仰。

坊间也流传着一条八卦,某金融机构高层的800万元年终奖去向是西城金融街学区的丰融园。

“感觉大家在抢房”

俞妍是一位刚刚上岸的业主,她的要求很简单,可以不考虑居住,只要价格合适、能上学就行,目标是西城区月坛附近。2月末3月初那些天,用俞妍的话说,“感觉大家在抢房”。

“我和中介刚到小区门口,接到电话说新上了一套房,赶紧去看,谈判就已经排到第5位了。2小时后,排第一的客户就签约了。”俞妍表示,又去排了第二套房,第7位。

“由于排第一客户的一直谈到晚上快9点了,大家都觉得应该没问题,我们就回家了。到了晚上快11点,中介来电话说谈崩了,问我去不去,所以大晚上11点我们又赶过去谈价格。”最终,业主接受了俞妍的周期,很顺利就签约了。

“其实上一家的价格已经谈得差不多了,基本在我们的预算范围之内。”

相比而言,李贺则是观望派的典范,不过这几个月陆陆续续也看了十余套学区房了。据她介绍,1月中旬,翠微南里一套58平方米的两居报价570万元,5天后565万元成交;到了3月上旬,翠微同面积的两居室报价最高已达725万元,一个多月涨了160万元。

她还举了几个自己看过的房源例子,如海淀某重点小学学区房,1月中旬有一居室报价495万元,目前报价为580万元;双榆树片区1月还有单价10万元/平方米左右的小户型,目前38平方米报价550万元。

据贝壳找房,目前公开可查的翠微南里一套54平方米两居室,报价为718万元;双榆树片区37平方米的一居室,报价已经到了630万元,单价超过17万元/平方米,直逼西城德胜。这基本可与李贺的经历互相印证。

7462032126442775552.png

来源:中介平台

住建委:坚决遏制、精准打击

“现在的学区房市场,总的来说就是房源少、价格高、客户多。1000万元在中关村三小学区已经买不到可以自住的房子了,最多就是占坑的房源,四五十平方米那种。”

一位负责海淀中关村三小等热门区域销售的经纪人透露,自己春节后就已经成交了五六套学区房,都是位于西城德胜或海淀万柳等大热区域的。“万柳学区个别小区今年有涨价200多万元的房源。”

这位经纪人所指的,正是今年以来广为媒体报道的蜂鸟家园。

由于目前北京各中介机构已经下架成交记录,根据公开报道梳理,2019年12月,蜂鸟家园一套47.66平方米的小一居成交价是700万元,单价为14.7万元/平方米;2020年12月,蜂鸟家园同样面积的小一居则卖到了900万元,单价超过19万元/平方米。而跳涨的主要原因,正是西城区的7•31多校划片政策。

在此之前,西城是北京唯一一个未正式执行多校划片的优质教育资源区域。用一些经纪人的话说,那时候很多西城的客户涌向海淀,死磕蜂鸟家园的亦不在少数。

前段时间,针对媒体曝光、群众关注、市民热线反映的新建商品住房交易环节中的违法违规行为,结合对今年房地产市场形势的研判,北京市住建委制定了2021年房地产市场执法检查工作安排,“借学区房等炒作房价”正是今年九大重点工作之一,坚决遏制、精准打击。

目前,蜂鸟家园在链家可查的仅3套房源,最小一套50.87平方米的报价915万元,单价约18万元/平方米,还是1个月以前发布的,且有200万元抵押。

5460950712100609024.png

来源:中介平台

据镁编了解,蜂鸟家园有部分总价低或单价低的房子,几乎都是不能买的或者一年级的,或者有几十万元税的,再或者是被法院查封的。

这些天,陆陆续续还是有不少高价学区房上线。比如,蜂鸟家园上新一套49.89平方米的小一居占坑房源,报价1000万元,单价已经超过20万元/平方米;西城金融街学区京畿道也挂牌一套41平方米的小一居,总价880万元,单价超过21万元/平方米。

需要明确的是,这些房源以及历史成交价在公开的第三方中介平台已经无迹可寻。

镁编发稿前,叶芝终于定下了一套学区房。从第三方平台看,叶芝房源所在的这个小区的热度和近期带看数据堪比蜂鸟家园。

5408360683827781632.png

2775872691602326528.png

叶芝所买小区的近期交易情况来源:中介平台


编辑者:axfc-bj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