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狂市场下的美国炒房故事:每月寄2万张卡片 普通房源炙手可热

房天下产业网    来源:房天下产业网 2021-06-10 09:27
27

查克·武科蒂奇的黄砖房位于一条路的尽头,那里共有5栋房子,整个地方不大,车辆掉个头都困难。1961年,他的父母在工薪阶层聚居的匹兹堡郊区买下了这栋房子。2016年,他付给母亲5.5万美元,这样母亲搬到养老院后,房子可以继续作为他的家产保留。虽然这栋房子没有挂牌出售,但对逢低买进的炒房客来说这不是问题。他们每周给武科蒂奇打好几次电话,在他的邮箱里塞满传单,宣传全款交易和快速过户。武科蒂奇估计,已经有100多人向他问过价。“我不介意有人想赚钱,但这太讨厌了。”他说。

每月寄2万张卡片

在美国多地,房地产市场繁荣推动房价飙升,武科蒂奇所在的社区虽然毫不起眼,但也受到影响。狂热的购房潮已经不局限在度假屋和高档社区,即使是售价通常低于10万美元的房屋所在的小城镇和偏远郊区也热闹非凡。彭希尔镇就是其中一个,该地位于匹兹堡市区东北约15英里,4月房屋售价中值为13.2万美元,同比上涨19%,比全美22%的涨幅低不了多少,而美国全国售价中值接近37.1万美元。

这样的价格吸引了一种特殊类型的小投资者——希望在一个供应不足、需求旺盛的市场上找到划算的交易。这些投资者在社交媒体上寻找便宜的房子并学习分享交易技巧,很像股市和币圈中炒短线的人。有的人倒卖房屋,有的人选择买后出租,还有的选择与大投资者合作,从中抽成。

武科蒂奇表示,大约两年前就有投资者开始联系他,过去一年找他的人增加了。最近一次有人留了一张粉色卡片给他:“我们可以讨论一下现金报价吗?不管怎样,请让我知道。祝好,尼克。”

寄信人尼克·辛德赫特说,他每个月会寄出5000到2万张这样的卡片。他把目标锁定在所谓的“C+社区”,即房价便宜但不会解体的社区。投资者认为,在彭希尔镇,房子有可能产生稳定的租金收入或可观的出售利润。

1%回复就算成功

武科蒂奇六年级毕业后,跟随家人搬到彭希尔镇。他们家买的房子有4间卧室和2个卫生间。武科蒂奇和朋友们放学后会聚集在他家,一起打橄榄球,他最好的朋友住在同一条街上。在武科蒂奇的母亲搬进养老院之前,邻居经常来探望她。“这个社区并没有改变,”他说,“这是一个漂亮、安静的工薪阶层社区。”武科蒂奇早已经不在这栋房子里住了。按照母亲的意愿,他将房子交给了儿子查尔斯和儿媳帕帕里亚,但房本写的还是武科蒂奇的名字。

投资者经常从搜集公共数据的公司那里购买房主名单,以找到符合他们标准的房屋。辛德赫特说,他在3个房主名单上发现了武科蒂奇的名字,其中一个名单上写着他不住在自己的房子里。辛德赫特表示,他发出去的卡片如果能有1%的回复率,就算成功。卖给他房子的房主往往急于出手,而且房子可能还需要好好收拾。他说,自己参与了大约50宗房地产交易。

在上述类型的交易中,没有房地产中介,也没有看房环节。投资者很少与其他买家竞价,而通常能以折扣价购买。主要投资匹兹堡南部郊区房地产的杰弗里·贝尔表示,他最近花了1.2万美元买了一套三室一卫的房子。在公开市场上,这套房子可能会卖到更高的价格,但已故房主的家人希望以最少的精力处理掉房产。贝尔又花了1.2万美元清理、粉刷和翻新厨房及卫生间。虽然他估计这套房子可以卖到5.5万美元左右,但还是决定以每月875美元的价格出租。他说:“如果两年半的时间里都有房客住,我就能回本。”

187.jpg

“如果我不喜欢你,就找下一个”

随着新冠疫情的持续,当地房地产投资者注意到,他们的队伍在不断壮大。这意味着更多的电话和信件。对于那些接电话的房主来说,这意味着更多的选择。对投资者而言,这可能意味着更高的价格。“房主们拿着一堆明信片坐在那里,说‘如果不喜欢你说的,我就去找下一个’。”贝尔说。

武科蒂奇与投资者的接触时间还不够长,所以还没有收到报价。他的两个邻居说,已经有人主动给他们报价5万美元。很难说武科蒂奇的房子值多少钱。他所在县的房产税部门给出的估价为4.79万美元。2016年,他的房子被估价为5.5万美元。还有公司的估价超过12.5万美元。贝尔并不投资彭希尔镇。他说,武科蒂奇的房子在修缮过后,价格可能在11.5万美元至12万美元之间,远高于投资者希望支付的价格。

武科蒂奇没有出售房产的计划,不过他的儿子和儿媳希望有一天能住得离公共交通更近一些。他确信,他不会打那些寄信人的电话。“这是一个业主自住的社区,我们希望继续保持这种状态。”武科蒂奇说。



编辑者:

分享到: